深度好文

千古奇文《时运赋》宋·吕蒙正

【原文】

时也,命也,运也!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蜈蚣百足,行不及蛇。
灵鸡有翼,飞不如鸭。
马有千里之程,无人不能自往。
人有凌云之志,非运不能腾达。
文章盖世,孔子尚困于陈邦;
武略超群,太公垂钓于渭水。
盗跖年长,不是善良之辈;
颜回命短,实非凶恶之徒。
尧、舜至圣,却生不肖之子;
瞽叟顽呆,反生大圣之儿。
张良原是布衣,萧何称谓县吏。
晏子身无五尺,封为齐国首相;
孔明卧居草卢,能作蜀汉军师。
韩信无缚鸡之力,封为汉朝大将;
冯唐有安邦之志,到老半官无封。
李广有射虎之威,终身不第。
楚王虽雄,难免乌江自刎;
汉王虽弱,却有江山万里。
满腹经纶,白发不第。
才疏学浅,少年登科。
有先富而后贫,有先贫而后富。
蛟龙未遇,潜身于鱼虾之间。
君子失时,拱手于小人之下。
天不得时,日月无光。
地不得时,草木不长。
水不得时,风浪不平。
人不得时,利运不通。
昔时也,余在洛阳,日投僧院,夜宿寒窑;
布衣不能遮其体,淡粥不能充其飢;
上人憎,下人厌,皆言:“余之贱也!”
余曰:“非吾贱也!乃时也,运也,命也!”
余及第登科,官至极品,位列三公;
有挞百僚之杖,有斩鄙吝之剑;
出则壮士执鞭,入则佳人捧袂;
思衣则有绫罗锦缎,思食则有山珍海味;
上人宠,下人拥,人皆仰慕,言:“余之贵也!”
余曰:“非吾贵也!乃时也,运也,命也!”
盖,人生在世,富贵不能移,贫贱不可欺;
此乃天地循环,终而复始者也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译文】

天时变化往往准确很难预测,人的祸福变幻同样如此。蜈蚣有百足,走起路还不如(没有脚的)蛇快。

家鸡的翅膀很大,飞翔能力还不如飞鸟。

骏马虽然能够驰骋千里,没有人同样不能到达(目的地);

人即使胸怀远大理想,时运不好也不能实现。

孔子的文章天下第一,尚且不得志,受困于故国(鲁国);

姜太公军事才能出众,(未遇到文王时)还在渭水边钓鱼;

跖(人名,春秋时期的一个侠客式人物,被正统统治者侮蔑为盗贼)年纪虽然很大,却不是什么善良之辈;

颜渊(孔子的学生)虽然英年早逝,却不是凶顽的人。

尧舜都是圣人,他们生的儿子却很不成器。

瞽叟资质一般,甚至顽呆,生的儿子堪称圣贤。

(汉朝的)张良原来是平民出生;

萧何曾经做过县一级的副职低级官吏(后来成为丞相);

宴子身高不足五尺(古代计量,正常人的身高为八尺)却做了齐国的丞相;

诸葛孔明隐居草庐,能做蜀国军师,

韩信没有缚鸡之力,却被封为汉朝大将;

冯唐胸怀治理天下的大志,到头来没有一官半职;

汉朝李广有飞将军的美誉,(却得不到重用,没有战功)始终没能够封侯;

(西)楚(霸)王(项羽)虽然英雄盖世,难免自刎于乌江;

汉王(刘邦)虽然势力弱小,(却得到)万里山河。

有些满腹经纶的人,到白发苍苍都未能中举(科举考试屡屡失利);

有些才疏学浅的人,年纪轻轻就科举登科;

有先富裕后来贫穷的,有先贫穷后来致富的;

蛟龙没有遇到好的机遇,往往藏身于鱼虾当中;

君子失去天时,反而屈尊在小人之下;

天不是(有利的)天时,日月都失去光彩;

大地没有得到(有利的)天时,草木都无法生长;

水不是得到(有利的)天时,风浪无法平静下来。

人没有得到(有利的)天时,时运都不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读后感】

吕蒙正作此《时运赋》是由于他幼时被父亲遗弃,曾与母同住寒窑,以乞讨为生,受尽人间贫寒冷眼。后发奋读书,最终官至极品。从遭人鄙视到被人高眼相待,乃叹天道无常、人情冷暖。劝读者莫要看人低。

阅读后,深感人的福祸与生死如同天时的变化一样难以预料,果真需要顺应天命乐其所得。

感触是,世间万物如逢时运不济必定不能舒展才能,有的人胸怀大志却一辈子不得赏识与施展,而有的人落魄愚钝到最后却能够得福禄,这些都是时运所致,需以平常心对待,人各有时运,早不来也晚不了。天时未到,不急躁;天时来了,不骄傲。

正所谓: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”世人莫道贫贱恶,做人中正又平和,他日时来运得转,莫忘当年苦寒乐。

强子(私人号)
博主黄强(强子),营销策划人,持续创业者;互联网打拼10年,追求实战落地,乐于分享利他。2017年创建博闻圈社群,助力创业者实现个人IP打造,轻松社群变现。微信:88667178
查看“强子(私人号)”的所有文章 →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推荐